AI破解 《死海古卷》背后秘密:不止一位抄写员

据外媒报道,来自格罗宁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新的笔迹分析方法,这为研究《死海古卷》的作者提供了新的线索。机器学习工具通过在一幅最著名的古卷轴上进行的测试发现,对该古代文本负责撰写的人员其实不是只有一位而是两位。
《以赛亚书》是1946年发现的首批《死海古卷》之一。它是所有卷轴中最大、保存最好的一卷,其展示了最古老的《以赛亚书》的完整版本。
究竟有多少书人员撰写了这本书及其他《死海古卷》则成为了宗教和学术界的一个激烈争论话题。为了找到一些答案,神学历史学家Mladen Popovic求助于现代AI工具。
Popovic选择了《以赛亚书》作为其研究的第一个目标,因为它相当完整且横跨17张羊皮纸。这个特殊的卷轴还有相当一致的笔迹,这意味着它是由一位单独的抄写员撰写的,不过一些学者认为它可能是至少两个抄写员故意使用了相似的书写风格的结果。
为了确定书卷背后是否不止一位抄写员,研究人员将希伯来字母aleph的所有用法组合在一起。这个字母在《以赛亚书》中出现了5000多次,Popovic认为人类的眼睛很难注意到书写风格的细微差别。
通过几种模式识别和AI技术,该项研究揭示了从手稿中段开始出现了笔迹模式的变化。一些学者在过去假设伟大的《以赛亚书》是由两位独立的抄写员撰写,这个新的证据证实了这一理论。
“现在,我们可以通过对笔迹的定量分析以及可靠的统计分析来证实这一点。在计算机的智能协助下,我们可以证明,这种分离具有统计学意义,而不是基于或多或少的印象证据来作出判断,”Popovic说道。
AI破解 《死海古卷》背后秘密:不止一位抄写员

Popovic及其团队在发表在《PLOS One》上的新研究中指出,《以赛亚书》上的两位撰写者的笔迹极为相似,这为解释《《死海古卷》》的形成提供了有趣的思路。同一份手稿由两名不同的抄写员撰写,笔迹表面上相似,这一事实可能暗示了这些卷轴背后的学校或家庭背景。
研究人员在研究中推测:“不同抄写员笔迹的相似性可能表明他们都受过相同的训练,可能是在学校环境中,也可能是在其他亲密的社会环境中如在家庭环境中,父亲教儿子写字。”
研究中展示的新笔迹分析技术则为学者们研究古代手稿提供了全新的方法。接下来,研究人员势必会对更多的《死海古卷》展开研究。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声明:本站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

编辑: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dongbangong.com/1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